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>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故人来

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故人来

目录

    时间一晃,三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兰陵山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,但无形中又多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,首先,原本经常在山中活动的各个首领高层全都不见了人影,倒是以前难得一见的金蛇大王“袁承志”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,没事就在山里瞎晃悠,一会儿慰问这个,一会儿慰问那个,好像很清闲一般。

    此外,山里还陆陆续续入驻了一批身手不凡的神秘高手,起初大家还很奇怪,也很警惕,后来“袁承志”亲自现身说法,表明这是金蛇营的新盟友,且今后一段时间将由他们接管兰陵山的安全保卫任务,大家这才松了口气,虽然还是有些别扭,但袁大王亲自下令,也就没什么好疑心的了。

    这日,兰陵山一线天外,一队金蛇营人马正在日常巡逻值岗,天上太阳火辣辣的,众人身上已是汗流浃背,但他们却好似感觉不到热,目光不时瞟向不远处,那里仿佛有什么极美的风景,看上一眼便是莫大享受,能消除一切燥热。

    顺着众人的目光移去,那是一座简易的棚子,棚下放着一张桌子,桌后坐了两人,身材玲珑,五官姣好,原来是一对青春靓丽的姐妹花,难怪能消人酷暑,解人饥渴了。

    这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梅兰竹菊四剑中的兰剑和菊剑,此时菊剑一丝不苟的翻阅着一本花名册,不时用毛笔在上面勾勾画画,而旁边兰剑则悠闲的磕着瓜子,吃着点心,偶尔抱怨道,“那些人的眼睛真讨厌,老往这边看看看,有什么好看的,真想过去给他们抠下来。”

    菊剑没有抬头,只是淡淡开口道,“你只管去,我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兰剑呆了一呆,忽然气愤道,“好啊,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,亏我顶着大热的天过来陪你,给你送吃的,你居然想害我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害你了?”菊剑问道,语气仍旧很平淡,仿佛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兰剑瞪了她一眼,“尊主严令咱们不准跟金蛇营的人起冲突,你非但不阻拦我,还怂恿我,不是害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菊剑这才抬起头来,嘴角微翘,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,“原来你也知道尊主有过严令呀,那还说这些没用的气话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兰剑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菊剑继续道,“其实就算没有尊主的命令,你也不会真去抠人眼珠子的不是么,你的心地可跟大姐一样善良呢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兰剑撇撇嘴,随即不知想起了什么,天真的脸蛋上闪过一抹复杂,“如果咱们现在还在缥缈峰,那可就未必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说,菊剑也陷入了回忆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幽幽叹了口气,“是啊,那时候虽然也没什么烦恼,但与现在相比,却不必再戴什么面具了。”

    二女正感慨着,忽然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,“你们两个死妮子,在我背后编排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二女脸色瞬间煞白无血,齐齐失声叫道,“童姥!”

    “童姥怎么会在这里?”惊恐之余,一个问题浮上心头,但她们又不可能听错,抬眼望去,金蛇营的人似乎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就在二女手足无措、惊疑不定之时,那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我在你们身后的山崖上。”

    二女回头看去,身后便是一线天崖顶,不过却没看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二女不敢拖沓,将桌上的花名册一收,身形闪动,提气纵身,沿着崖壁扶摇直上,好不潇洒飘逸。

    一直盯着二女的金蛇营巡逻队见得此幕,不由惊叹连连,但很快便失去了二女的踪影,心里又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二女到得崖顶,举目望去,只见不远处一道娇小的身形迎风而立,一头青丝随风飘扬,衣襟被吹得猎猎作响,虽未看到正面,但对童姥熟悉无比的二女还是立刻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当即快步上前,走到其身后噗通跪倒在地,“参见姥姥!”

    巫行云没有回头,嘴中淡淡道,“哼,跟了新主人就忘了老主人,怎么,以前在缥缈峰本座亏待你们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二女连连摇头,兰剑慌忙解释道,“是奴婢该死,姥姥待奴婢们天高地厚之恩,从未有过半分亏待,是奴婢不知感恩,愧对姥姥,请姥姥责罚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跟面前之人辩解什么都只会更加的激怒她,只有老老实实顺着她承认错误才能让她消了怒气。

    旁边菊剑同样了解巫行云的脾气,连忙磕头道,“奴婢口出妄言,罪该万死,请姥姥一并责罚。”

    空气死一般的宁静,二女跪在地上不敢动弹丝毫,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,才听到巫行云淡漠的声音,“罢了,你们现在已不是我的奴婢,不归我管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二女顿时松了口大气,不过还是乖巧的说道,“谢姥姥,奴婢永远是姥姥的奴婢。”

    起身后才发觉背心已经湿透,风一吹,丝丝凉意直沁心脾。

    这时巫行云转过身来,扫了二女一眼,微微点头,露出些许赞许之色,“功力倒有所见长,看来你们跟在他身边,得了不小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二女也抬头打量着巫行云,数年不见,她们惊讶的发现,童姥竟愈发年轻了,露在外边的肌肤无不是白里透红,光滑水润,一头原本已经雪白的银发也已经彻底恢复成了柔顺的黑发,看上去比一些十八、九岁的小姑娘还要生气蓬勃。

    再配上那张完美无瑕的娇俏脸蛋,和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当真千娇百媚,风华绝代,任谁也决想不到这是一位已经年过九十的老太婆。

    二女惊叹之余,不约而同的生出一个念头:恐怕神仙之流也不过如此吧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不是谁到了九十岁,都能保持容颜不老的,更别说还能像童姥一般返老还童,体内生机旺盛。

    巫行云面皮薄,被两个小姑娘这样盯着看,不禁双颊生晕,顾盼嫣然,不可方物,略微别过脸去,嘴上没好气道,“看什么,我脸上有花么?”

    二女一惊,立刻回过神来,望着面前这张依稀还有几分熟悉的容颜,虽惧怕无比,却也禁不住心头一热,眼泪不由自主的滑了下来,低低叫了声,“姥姥……”

    巫行云见得此幕,眼中柔色一闪而过,但很快就板起脸来训斥道,“我还没死,你们哭哭啼啼的作甚?都把眼泪擦掉,莫作这等小女儿状,平白叫人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她此番作态,兰剑反倒不怕了,抹去眼泪,上前挽住巫行云的手臂,嘻嘻笑道,“姥姥,人家这不是想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就你精灵古怪。”巫行云轻轻点了下她的额头,眉宇间已无半点厉色,“在外边可不像缥缈峰,说话做事多留个心眼,否则触怒了你们的新主人,我可不一定保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兰剑自然是连连点头,别看她平时在慕容复面前跳脱得很,但在巫行云面前却是十分乖巧的。

    三人叙了会儿旧,其实都是巫行云在说,二女恭敬对答,心里纵有疑惑也不敢多问,这时巫行云问道,“他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面上似有一丝不自然。

    二女一瞧之下,顿时了然几分,不过也不敢表露丝毫,菊剑答道,“尊主他昨夜去了军营,未见回来,想必还在军营里。”

    随即不等巫行云发问,兰剑马上补充道,“由此东去二十里,有一处地形开阔的小山谷,金蛇营大军便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巫行云微微点头,迟疑了下,“你们继续做自己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见她如何动弹,身形渐渐变淡,最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二女若有所感,举目望去,只见极远处衣袂飘飘,凭虚御风,恍如神仙中人。

    “唉,”菊剑幽幽叹了口气,“姥姥的武功真是越来越登峰造极了,不知我们何时才能达到那种境界。”

    兰剑则目露奇光,八卦之火熊熊燃烧,“相比之下,我倒越来越好奇姥姥跟尊主到底什么关系,不会真像大姐说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菊剑连忙捂住她的嘴,“死丫头,这么不长记性,你忘了刚才的事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距此二十多里外,一处荒无人烟的小山谷,金蛇营大军正顶着烈日拼命操练。

    这处营地其实也已不是金蛇营原先的营地了,两天前“袁承志”或者说温青青才下令迁到此处的,目的自是为了掩人耳目,同时也为了方便处理一些有异心的将领头目。

    大营中央的临时帅帐里,温青青假扮的袁承志高坐上首,左右两边分别是木桑道人和慕容复,此时二人正大眼瞪小眼,似乎在争论什么。

    “慕容复!”木桑道人大声道,“你吃相不要太难看了,这么快就想改组军队,又是在这种关键时候,你就不怕吴三桂突然杀过来,落个一败涂地?”

    慕容复冷笑一声,“如果不现在改组,一群建制残缺毫无军纪的土匪如何打得过吴三桂?与其到时输得难看,本公子还不如趁早抽身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总拿抽身来要挟老夫,这件事完了获利最大的是你慕容家,不是老夫,你以为老夫真那么在乎!”

    “呵,那你怎么还在这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眼见二人吵得愈发激烈,温青青坐不住了,连忙打断道,“都别吵了,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了,这么吵有什么意义?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