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>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立威

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立威

目录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计划……”慕容复隐晦的瞪了老头一眼,他今天到这来的目的主要有两个,一个是确定自己今后插手金蛇营内务的合理性,现在已经达成了,另一个就是控制所有知情人,保证袁承志死讯不外泄。

    木桑道人之所以让他说什么计划,其实就是指第二件事,想让他来做这个坏人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这个坏人还真得慕容复来做,沉吟半晌,他缓缓开口道,“关于怎么打吴三桂,在哪里打,这些问题要等具体情报到了之后才能具体商议,在此之前,为了保障人心不散,袁兄的死讯绝不能泄露,其中的厉害关系各位都明白,我就不多说了,至于应对此事的办法,想必木桑道长也跟大伙说了,便是找一个人假扮袁兄,所以咱们现在最大的问题,是如何才能确保不泄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之后,先是一阵愣神,良久才反应过来,纷纷面露不愉之色。

    “慕容公子此话何意?莫不是怀疑我等之忠心?”

    “慕容复,你这话有些过了吧,在座的谁不是对金蛇营忠心耿耿,岂会做那泄密小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都知道厉害,泄露了袁大王的死讯,岂非自取灭亡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越说情绪越激动,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慕容复始终面带笑容,等众人说得差不多了,他才轻轻一摆手,温声说道,“诸位,并非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只是事关重大,在座的有谁可以保证一定不会不小心说漏嘴或是不自觉漏了痕迹?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略有那么一丝迟疑,但很快还是拍着胸脯道,“我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崔某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众人争相表态,恐落人后。

    慕容复看到这一幕,却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,慕容公子可是不信?”崔秋山一向性子刚直,见慕容复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,明显不信,刷的站起来,义正言辞的说道,“崔某在此立下军令状,但凡有半点消息从崔某口中走漏,不管因为什么原因,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此,大有效仿之意,慕容复连忙摆手制止,随即朝崔秋山问道,“崔堂主是吧,不知道你的脑袋值几个钱?”

    这么问话是十分不礼貌的,颇有轻视小觑之意,崔秋山一听顿时面露愠色,冷哼一声,“崔某命贱,脑袋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慕容复轻笑一声,忽的神情一凝,冷声斥道,“既然一文不值,你凭什么敢拿来与金蛇营的命运前途作对赌?一旦消息走漏,金蛇营便是灭顶之灾,数十万弟兄的性命,凭你区区一条贱命,换得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崔秋山浑身一颤,我了数次也我不出来什么,额头已是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慕容复环顾一圈,话声微缓,继续说道,“我知道诸位都对金蛇营忠心耿耿,肯定不会有人主动泄密,但凡事总有意外,万一不小心泄露了呢?种种证据表明,金蛇营内部是有奸细的,而且地位不低,也许这个奸细就潜伏在你们某一个人身边,你们能保证他也不泄密么?”

    众人哑口无言,静默良久,罗大千瓮声瓮气的开口道,“那照慕容公子的意思,除非将我们所有人都杀死灭口,否则根本无法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。”慕容复冷笑着接口一句,但见众人面露警惕,他很快话锋一转,“不过这个法子根本行不通,在座的诸位都是金蛇营的元宿和骨干人物,杀了你们,金蛇营连正常运转都成问题,还谈什么领兵打仗,对抗吴三桂。”

    群雄这才松了口气,同时也暗自揣测着慕容复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时焦宛儿直言问道,“不知慕容公子有何计策?”

    慕容复笑了笑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说道,“很简单,从现在开始,直到大战结束,所有人不得私自离开这座帅帐,也不得向外传达任何口信或书信,违令者斩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行?”众人面面相觑,随后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慕容公子的要求未免太过分了吧,这跟软禁我们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又不是犯人,你凭什么把我们关起来,再说你也没这个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每天那么多事等着我们去处理,怎能一直呆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提议,恕某家不能苟同!有本事你就杀了某家灭口,否则某家现在就离开帅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还真有人起身向外走去,此人膀大腰圆,黑口黑面,样貌甚为凶悍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众人顿时闭嘴,既没有出言阻拦,也没有起身跟随之意,只是目光不时瞟向慕容复,似要看他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一旁沉默许久的木桑道人张了张嘴,但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开口,眼底掠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惋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慕容复身后的兰剑陡然一声娇喝,“放肆!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跃而起,空中时长剑出鞘,森冷的剑光长驱直刺,直指那黑面大汉。

    黑面大汉似乎早有防备,早在兰剑出声之际,他亦转身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铁扇,扇面上画了幅骷髅图案,看上去阴森可怖,但见他手腕一抖,一阵嗤嗤疾响,银光乍泄,数十根银针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这暗器端得歹毒,不但细若牛毛,而且银中带绿,显然淬了某种致命毒药,而此时兰剑人在空中,无处闪躲,一旦被银针打中,只怕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梅剑见此忍不住轻呼一声,袖袍鼓荡,便要出手,却被慕容复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尊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,你看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空中的兰剑腰身一扭,整个人都变得模糊起来,同时手中长剑划了个圆,登时间大片剑光倾泻而下,但听叮铃哐啷一阵乱响,火花迸射,银针纷纷被弹飞,最终只剩黑面大汉被剑光淹没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剑光敛去,兰剑飘然落地,长剑归鞘,黑面大汉则神情呆滞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愣,待用心神略一感应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与此同时,黑面大汉脖颈上裂开一道口子,继而噗的一声,整颗头颅飞了起来,大片鲜血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兰剑猝不及防之下,闪躲不及,裙边立时染上一道鲜红,她蹙了蹙秀眉,有些厌恶的啐了一口,身形一晃,回到慕容复身后。

    帐中一片死寂,没人想到这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出手会如此狠辣,更没人想到慕容复的手段如此强硬,一言不合就把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而慕容复这边,梅剑长出一口气,轻轻点了下兰剑的脑门,略带责怪的说道,“死丫头,什么时候将天山折梅手练到第四重我都不知道,故意瞒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”兰剑吐了吐香舌,嬉笑道,“这不是想给姐姐一个惊喜嘛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梅剑白了她一眼,“喜就没有,差点被你吓死。”

    慕容复也难得夸赞一句,“不错,兰剑果然是你们四姐妹中天赋最好的,短短几年便能将折梅手练到第四重,可谓进步神速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天山折梅手是逍遥派最上乘的武学之一,一共分为六重,第四重已经算是登堂入室,接近于大成了。

    兰剑眼珠子一转,欠身道,“谢尊主夸奖,不知有什么奖励呀?”

    “嗯,就奖励你晚上替本尊主暖床吧。”

    “呸,尊主坏死了,净想着占人家便宜。”

    就在主仆三人旁若无人的说着话时,缓过神来的众人则是面色发黑,终于,崔秋山忍不住开口道,“慕容公子,如此残杀我金蛇营之人,未免太过了吧,你若不给我们一个交代,怕是难以令人心服!”

    “交代?什么交代。”慕容复冷笑一声,淡漠道,“我刚刚说过了,谁敢擅自离开帅帐,斩,我也不需要你们服我,不怕死的尽管试试,说实话,你们当中有些人号称是骨干,其实就是尸位素餐,正好一次清理干净,让底下想干事、能干事的人上位又何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登时心中大凛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,金蛇营龙蛇混杂,表面上一团和气,暗地里没少勾心斗角,慕容复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杀了自己这些人,可以再扶持一批人上位,说什么金蛇营没法运转,那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一时间谁也不敢再质问什么,就连崔秋山也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恶气,悻悻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木桑道人叹了口气,开口道,“好了,沙天广这些年来背着我和承志做了不少肮脏事,败坏金蛇营的名誉,也算死有余辜,大家就不要为此耿耿于怀了。”

    沙天广正是那死去的黑面大汉,他这话虽是为了安抚群雄,给他们一个台阶,但说得也是事实,此人绰号“阴阳扇”,恶虎沟寨主,在投靠金蛇营之前便已是山东有名的强盗头子,奸淫掳掠坏事做尽,后为袁承志收服,率全寨及其他几个同盟山寨并入金蛇营。

    别看此人长相粗犷,实则颇擅钻营,加入金蛇营的时候手底下只有几百号人,发展至今已达数千之众,算是金蛇营举重若轻的人物,也正因如此,近几年愈发不受袁承志约束,明里暗里鱼肉百姓,干起了打家劫舍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而袁承志一方面顾及其在金蛇营的影响力颇大,一方面自己囊中羞涩,无力维持粮饷开支,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放任其逍遥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即便沙天广真个十恶不赦,罪该万死,毕竟是金蛇营的人,理当由我金蛇营的刑堂处置,似乎不关慕容公子的事吧。”却是黄真开口了。

    慕容复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,“这个问题先前已经讨论过了,不过黄先生可能有点愚钝,没听明白,那我就再说一遍,也是最后一遍,而今大家同坐一条船,任何人不顾大局,做出任何威胁到这条船安全的事,都跟我有关,现在听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摊开手掌,一柄栩栩如生的小剑凭空凝聚,跃跃欲试,面上则笑吟吟的望着黄真,意思很明显,只要黄真说出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